誰在關注日韓抽象藝術市???

近兩年,抽象藝術在國內市場風生水起,中國抽象藝術家被廣泛關注,而就在抽象藝術市場之火還未消退之時,幾大國際美術館和拍賣行又將觸角伸向了日韓抽象藝術。

蘇富比日韓前衛藝術展號稱史上最大規模展銷會

“亞洲前衛藝術”雙聯展現場

龙哥平特 www.zeovc.tw “亞洲前衛藝術”雙聯展現場

近年,國際藝術界紛紛將目光投向日本及韓國戰后抽象藝術:古根漢美術館(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和現代藝術博物館(The Museum of Modern Art)舉辦相關藝術發展的專題展覽,令兩者在亞洲關注度日益增加。

蘇富比S|2畫廊將于2015年3月13日至27日在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舉行亞洲首個以“亞洲前衛藝術”為題的雙聯展,突破性地同場展出“具體派傳奇”及“韓國單色美學”兩個標志性展覽。雙聯展共匯集逾50件精湛作品,全部出自享負盛名的先鋒藝術家之手,包括日本藝術家白發一雄及元永定正,以及來自韓國的李禹煥與河鐘賢,深入審視五十年代至后千禧年代的早期亞洲前衛藝術。兩展并駕齊驅,嘗以縱觀的角度,全面回顧日本與韓國當代藝術運動的發展,為歷來最大規模的日韓前衛藝術展售會。

而林家如在展前就表示,雖然展覽還沒開始,但現在已經開始銷售,市場反映非常好。這是我們有史以來估價最高的銷售展,大概有一億多港幣,作品價格從十幾萬美金到過百萬美金都有。[更多]

日韓抽象藝術史演變

韓國單色畫

樸棲甫作品(左) , 李禹煥作品(右)

樸棲甫作品(左) , 李禹煥作品(右)

20世紀60年代以來引導韓國繪畫的主要是抽象主義,抽象單色畫作為其中一種重要的版塊一直發展至今。韓國單色畫的藝術家們立足于順應自然的傳統自然觀,試圖在作品的內核中融入余白、觀照、靜中動、無為自然、中庸等韓國傳統的精神價值。

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韓國單色畫通過獨立藝術展、首爾學院展、首爾現代美術節、大邱現代美術節等來擴大藝術影響,但同時也給韓國藝術界帶來了一些陰影:崇尚單色畫的藝術家逐漸形成了龐大的團體,使其他藝術家的生存空間受到擠壓,80年代后,面對軍事政權對社會的壓迫,單色派畫家選擇了保持沉默,為此還遭到了批判現實的民眾藝術家陣營的強烈抨擊。

盡管如此,韓國單色畫的生命力卻一直延續到了今天,反觀西方極簡主義藝術,則在短暫的流行過后于70年代便劃上了句號。在單色調這一共同范疇下,韓國單色畫家們盡管在表現手法和態度上各有不同,但有著根本的共同點:通過密集勞動去描繪內心的風景。

活躍于20世紀70年代初的樸棲甫、李禹煥、鄭昌燮、河鐘賢;目前處于四五十歲的中堅畫家李康昭、金泰浩等均是其中代表。

日本具體派(Gutai)

白發一雄作品 (左) , 元永定正作品(右)

白發一雄作品 (左) , 元永定正作品(右)

“Gutai”一詞意為“具體”。具體派是由日本藝術家吉原治良(Yoshihara Jiro;1905-1972)1954年發起,以西關大阪及神戶為中心據點展開的美術運動。他們主張藝術是要“將生命注入物質”,而不是“改變物質”,以“不模仿他人為宗旨”。

具體派藝術家于戰后倡導藝術復興,勇于嘗試不同藝術風格,包括象征脫離戰爭時的極權主義抽象藝術。他們運用各式各樣的創作和表現方式,以多媒體裝置作品、行為及戲劇,開創并記載亞洲藝術史上的關鍵時刻。1972年,吉原治良辭世,具體派隨之解散。然而,具體派成員仍在進行創作。

具體派雖然只有18年,卻作為明治時期之后,日本藝術獨創性開始的藝術流派對日本當代藝術的發展有巨大影響。

白發一雄、元永定正、田中敦子、上前智佑、鷲見康夫、浮田要三等均為其中代表藝術家。

日韓抽象藝術:本土市場VS國際市場

'記錄無限:李禹煥回顧展'現場  (左) ,'東京1955-1970:新先鋒藝術展'現場(右)

'記錄無限:李禹煥回顧展'現場 (左) ,'東京1955-1970:新先鋒藝術展'現場(右)

2011年,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關于日本“物派”和韓國單色畫代表藝術家李禹煥回顧展“記錄無限”;2012年于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展出的“東京1955-1970:新前衛”展,及2013年紐約古根海姆博物館的“具體派:燦爛樂園”等,使日韓在戰后發展起來的抽象藝術重新引起國際關注。近年,佳士得和蘇富比兩大國際拍賣巨頭也紛紛看中日韓抽象藝術市場,陸續在重要專場推出代表藝術家重要作品。

林家如在接受99藝術網采訪時表示:日韓藝術有相當大的市場發展空間。其實前兩年古根海姆辦日本具體繪畫展時就已經引起很多藏家的關注,這幾年日本的具體派在國際間也很活躍。推出韓國單色畫也是因為它在國際市場中強烈的競爭力。韓國單色畫主要有幾個外國的畫廊在推動,積累了一些國外藏家的資源,所以今年應該會在亞洲市場上有一個很好的展現。有些重要藝術家的平均年齡在70歲,但他們的重要作品的平均價格只在30萬美金左右,這相對中國藝術家作品來講很便宜。

這幾年大家在談抽象的時候,總會想到60年代抽象繪畫最蓬勃的時候。談到亞洲抽象繪畫部分,就跳不過日本的具體畫和韓國的單色畫。因為中國當時處于“文革”時期,所以很多人對這塊藝術史不太了解,但國際上確實有很多美術館在關注和收藏這一塊。

結語

抽象藝術市場在近年的確給藝術市場帶來不少利潤,從新世界紀錄的誕生到年輕藝術家作品價格的上漲,普漲之余不得不衡量市場的虛高和水分,較晚被市場認可的日韓抽象藝術市場確實處于市場洼地,但也只有非“抄底”型的關注才能讓市場健康發展。

新聞熱線:010-51374003-809/816/808 主編信箱 Email:[email protected] 
媒介QQ:1484571929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路2號798藝術區01商務樓401室 郵編:100015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04-2013 北京久久弋曙科技有限責任公司